1. <video id="p5dqo"><mark id="p5dqo"></mark></video>
      2. <small id="p5dqo"><dl id="p5dqo"></dl></small><video id="p5dqo"><mark id="p5dqo"></mark></video>
        <b id="p5dqo"></b>
        无锡宇豪超光机械厂 欢迎您!
        联系方式

          联系人:葛先生

          电话:0510-83500680

          手机:13921276319

          地址:无锡市堰桥镇西漳工业园(锡澄路西漳)

          网站:www.gb7cm.com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多地口罩大检查!口罩好买了,问题也来了?

        2020-08-18 17:18:28??????点击:

        如果说,在这个闷热的夏天戴口罩是一种“酷刑”,那么比“酷刑”更残酷的是,你辛辛苦苦戴的口罩没有用。

        从年初的“一罩难求”到如今的随处可见,生活必需品——口罩的“量”提上来了,“质”也不能落下。近期,口罩大检查行动已在多地展开。

        多地列出口罩“黑名单”

        8月5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发布公告称,在对北京市场上销售的口罩进行抽检发现,18款口罩存在质量问题,主要为过滤效率、泄漏性、标识等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

        不合格名单中出现了知名品牌霍尼韦尔。霍尼韦尔安全防护设备(上海)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批次“霍尼韦尔Anti-PM2.5专业防护口罩”样品为不合格产品,不合格项目为标识。

        对此,霍尼韦尔7日回应称,这款口罩产品质量指标方面抽检均合格,问题出在没有在标识上标明建议储存条件。而且,这是一款旧口罩,已经无生产,2019年年底前已无销售。

        还有一款以“明星同款”为卖点的网红口罩——产地为日本的“PITTA”品牌海绵口罩也出现了问题。在本次抽查中,标称阿莱克斯有限公司制造的一款3只一袋的“PITTA”成人黑灰色海绵口罩被查出过滤效率、泄漏性、头带、标识等项目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

        8月4日,河南省市场监管局通告了15批次不合格口罩名单。其中,河南优迈思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1批次KN95防护口罩,过滤效率实测最低值30.1%,而其标准则要求≥95%。

        7月28日,广东省市场监管局公布了非医用口罩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在针对广东省579家企业生产的653款非医用口罩产品质量监督抽查中,发现160家企业生产的174款产品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中,排在首位的为过滤效率。

        同在7月底,山东省济南、淄博两市市场监管局接连发布对于当地口罩产品质量监督专项抽查结果,济南市9批次经抽检不合格口罩中,不合格项目主要为过滤效率、防护效果等;淄博市22批次抽检不合格口罩的不合格项目均为过滤效率。

        过滤效率“卡脖子”,非医用口罩成重灾区

        随着各地抽查活动的开展,口罩市场的主要问题也显现出来:“过滤效率不达标”成了口罩产品的“老大难”。

        4月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自2月以来的“非医用口罩产品质量监督专项抽查”结果,共检出47家企业的51批次产品不合格,其中不合格项目也多为过滤效率未达要求。

        过滤效率,是口罩最重要的性能之一,直接反应口罩质量的好坏。

        据广东省市场监管局的通告,过滤效率不合格,可能导致口罩不能有效过滤空气中的悬浮颗粒物(如细菌、病毒、粉尘等),极大地增加了使用者患病或传染的风险。

        “目前看,不合格口罩主要是非医用口罩生产企业生产的。”有药监系统的专家向媒体表示。

        这是为什么呢?

        “根据我国现行标准,医用口罩是作为II类医疗器械管理的,其生产经营需要依法取得特许医疗器械生产资质。”从事口罩行业多年的陈先生告诉中新网,“而生产、销售非医用口罩则不需要特别资质许可。”

        据陈先生介绍,2019年9月颁布的《关于调整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目录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决定》取消了特种劳动防护用品的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因此,生产非医用口罩不再需要获得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只要符合一般工业企业的市场准入条件即可。

        “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多地对防疫用品企业特事特办,注册等流程都大大缩短。半路出家的人一拥而上,出现不合格口罩自然避免不了。”陈先生表示。

        “口罩不合格,厂商可能也被坑了”

        “我朋友的朋友卖不合格口罩在重庆被起诉了,但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卖的是假口罩。”马飞(化名)就是陈先生口中“半路出家”做口罩生意的人。

        但在马飞看来,很多不合格口罩的生产商并不是故意造假的:“像他这样的新厂出现质量问题,主要是因为没有经验。尤其是在对熔喷布的研判上,经常会买到假的。”

        熔喷布,被称为口罩的“心脏”,也是决定口罩过滤效果的核心。疫情期间口罩需求暴增,熔喷布价格从年前的2万元/吨左右一路飙涨,最高涨到70万元/吨。利润诱惑下,劣质熔喷布也涌向市场。

        “检测三次,花了几十万,还是通不过CE认证(进入欧盟市场的强制性要求),就是吃了熔喷布的大亏。”一位始终没实现出口计划的口罩生产商向中新网感慨。

        “(买到假熔喷布)严格地说是工厂师傅的问题,买材料都是需要工厂师傅确定的。那段时间都是看熔喷布的视频订货,有些师傅看视频就知道行不行,有些师傅则不行。熔喷布一小时一个价,基本是师傅确定了,老板就打钱,晚一会儿就没货了。”马飞介绍。

        “不过,生产样品也要做检测,检测不过再继续生产就说不过去了。”他补充道。

        日前,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了一起一次性使用口罩抽检不合格案件。面对检查,企业负责人表示,之前因口罩需求激增,原材料熔喷布质量参差不齐,他们也是上当受骗买到了以次充好的原材料。

        “口罩成品生产企业应对产品质量负责。如果原材料供应商存在以次充好的违法行为,可以向有关部门反映,也可以诉诸法律来追偿。”执法人员指出。

        口罩行业走到“梦醒时分”

        “我们的终端客户大部分是国外的,受疫情影响比较大。但是厂里有员工要养,厂租要交,没办法,只能半路出家做了口罩机。”袁田(化名)也是在疫情期间涉足口罩行业的,原本从事鞋机生产的他没有直接做口罩,而是选择了同为生产器械的口罩机。

        生意并不好做。技术不成熟是一方面,订单不稳定更是让袁田头疼。

        “6月份的时候,我被坑了一次。对方下了订单,打了定金,我们把物料准备好了,人家又取消了。害得我们压了几十台物料,好多的钱。”袁田回忆道。

        在几十台机器躺在仓库无人问津近两个月后,袁田下定决心放弃了口罩机生意。趁着最近多国启动口罩强制令的小高潮,袁田以每台11000元的成本价把库存消耗掉了。

        “不想着挣钱了,能让我回到原点我就很满足了。”袁田说。

        “国外口罩需求仍然处于激增状态,目前口罩盈利还有空间,但相较疫情大暴发时期,已经有所减少。随着口罩价格回落,需求量下降等,口罩的市场以及盈利空间正在进一步缩小。”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中新网表示,口罩行业预计将在2021年出现产能过剩局面,成为长期薄利行业,而代工企业利润则会更薄。

        “此番对口罩行业的整顿,势必会对我国口罩市场后续发展产生良性影响,能够有力维持口罩行业的经营秩序和质量安全。”宋清辉说。

        你被不合格口罩坑过吗?

        来源:中新网

        Copyright 2019 www.gb7cm.com

        无锡市宇豪超光机械厂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0510-83500680
        d88尊龙游戏